最後的美麗.jpg        

導演:亞歷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Iñárritu 

主角: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 

台北今天依舊灰濛濛還變本加厲下著大雨,天氣也能心電感應?這是看完「最後的美麗」的心情。原本還納悶這部得獎連連的作品,怎麼首映只有兩三家戲院。看完後,反而佩服買進版權的山水國際,這部可以讓人連續兩個多小時陰鬱到喘不過氣來的美麗,是好片,但也不好消化,看完後盡是片段在腦海盤旋。如果只想到電影院買聲光娛樂的,本片不會是你的菜。

 

片中哈維爾巴登所飾演的鄔斯巴,是個不得不在矛盾中求生存的人。家庭的矛盾讓他得面對酗酒有憂鬱症傾向的妻子無法照顧孩子的事實,身兼母職。工作的矛盾是他的職業,得替非法移民找工作並與員警、工頭交涉,再從中賺取佣金的仲介,怎麼樣看都是吸血蟲,但有良心的吸血蟲也有苦衷的。還有生死是更大的矛盾,鄔斯巴有特殊通靈能力,可以看見鬼魂與之溝通,偶爾他的收入也來自於這。突然間,他被醫生宣判是癌症末期,死亡怵地來到眼前。

 

快死了,這麼多矛盾未解,靠著他生活的人怎麼辦?雖在社會底層打滾,但以他為中心的人都仰望著他。於是想起了本片開始前電影預告「關雲長」的介紹詞:「他本是一匹狼,但有一顆羊的心腸,不過他活在的是狼的世界。」悲劇英雄的描述,倒也適合用在本片主角身上。

 

導演用了短短的兩小時,似乎要將他所看到社會上的不公不義,一股腦的全宣洩出來。影片沒有血腥暴力,但透過導演極為纖細的運鏡,看似平凡的對話,都是對生命底層的無力與控訴。有時後,沈默,迴盪的力量更駭人。

 

鄔斯巴跟鬼魂溝通時是沈默的,雖然本片不屬靈異片,但導演有幾幕還是拍出大法師的氛圍,讓人不寒而慄,即使這些鬼魂在本片中還算友善,只是剛死亡還沒走,想跟鄔斯巴說點什麼而已。而片中發生災難的非法移民正來自經濟正在崛起的中國,更多中國人抱有淘金夢偷度到外國,卻也可能只是一層又一層無止盡的壓榨。而鄔斯巴原本的美意反而釀成慘劇,更是導演的無聲控訴。

 

於是鄔斯巴躺在醫院化療時,默默看著窗外高第還蓋不完的偉大建築,變成一種諷刺。(也是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部西班牙片呀。)然後又是導演運鏡,影片中高聳的煙囪排出白花花整齊的白煙直衝藍天的空景,讓人不禁想起納粹處決大批猶太人的那些死亡工廠,也是相同景象。

 

能支持鄔斯巴的,僅剩對家人的愛。他並不害怕死亡,尤其他可通靈又有靈媒朋友的開導,但他牽掛的是將無以為家的兩個幼子。他深知失去父親的痛苦,如何讓孩子承受這種痛苦,孩子們會不會就此忘記他?生命終程,家人仍無時不刻縈繞在鄔斯巴心中。

 

沈重、悲苦、無奈,整個陰鬱的情緒在胸口糾結,好險有配樂。每當鄔斯巴想起跟父親有關的連結時,拉威爾G大調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就會從影片中輕輕響起,這首以往我每次聽每次哭的鋼琴曲,在本片中有種療癒的神奇功效,就像父親的手,溫暖而厚實的輕拍你的肩,是種安定。

 

走出電影院,雖然還下著毛毛細雨將天空糾結成一片灰,但好險還有拉威爾和樹林裡那片雪白,以及鄔斯巴燦然的笑容,最後的美麗。

 

「最後的美麗」:http://serenity.pixnet.net/blog/category/1749815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喬伊的幸福花園***

喬伊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