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應該又快到新聞局開金曲獎檢討會的時間了,PO上一些這幾年參加金曲獎的感想,見證一下這幾年金曲獎頒獎典禮的小小轉變。

 

因工作需要,不知不覺,小八也參加過4次金曲獎。今年還是有收到金曲獎頒獎典禮的邀請函,本來有張入場券應是歡天喜地敲鑼打鼓的,畢竟小八一向很愛吃喝玩樂、戶外踏青、藝文活動、聽說讀寫(這是啥?)特別這又是標榜著華人音樂界的盛事,可以坐在搖滾區內看大明星,心裡應該要很搖滾呀。

 

但小八今年還是有被莊孝維的感覺,並在心裡深深的泛起了跟周杰倫、王力宏等大咖一樣不想去的感同深受(人家是商演,您哪位?)好吧,我承認跟大咖的確是不同世界的人(人鬼殊途嗎?)但,這也沒道理要懲罰我一年參加兩次金曲獎頒獎典禮啊!

 

 

哪裡來的一年兩次金曲獎頒獎典禮?

 

 

「哪裡有兩次?」問得真好,周遭每個朋友都不可置信的問了這個問題,天真爛漫的程度,就好像我問了現在正準備指考的小朋友說:「現在聯考滿分多少呀?」(阿姨,你還用「聯考」這個詞,是會洩漏你的年齡的呀!)為了金曲獎,小八就置個人年齡這種生死大事於度外吧。(淚~

 

是的,傳說中的華人音樂界的光榮獎盃金曲獎頒獎典禮,早就在不知不覺中,偷偷改成一年頒兩次了,今年第20屆,正好是這樣的玩法第三年。

 

六月底這場大家矚目的頒獎典禮,只是「流行類」金曲獎的頒獎典禮喔!那「傳統暨藝術類」的金曲獎頒獎典禮呢?取消了嗎?喔,不不不,這個傳說中沒人想看的頒獎典禮,早在六月初就默默的在國父紀念堂頒獎過了,又默默的在六月中才在東風頻道播出。然後,也就像風一樣的,默默的被大家遺忘了。

 

那一夜,在國父紀念館,明明看到很多音樂人的感動,也看到很多親友團、粉絲團的搖旗尖叫,小八甚至還深陷歌仔戲迷搖滾區中。海報、加油聲不絕於耳,小八也被感動的陪著一起吶喊了(這位阿姨你好嗨)。但喊完後小八覺得很遺憾,為什麼這群不但是音樂人也是藝文界人士,一樣都是為音樂理想奮鬥,卻要偷偷摸摸像個小媳婦般自己開party鬧鬧就算了。

 

這些傳統藝術中,有好多都是台灣的根本音樂,為什麼他們不能跟流行樂界的音樂人一樣,接受全世界聯播現場的歡呼?為什麼我們無法同步感受相聲大師吳兆南獲得終身成就獎的感動?為什麼我們無法聽到原住民小朋友向全世界唱出動人的歌聲?我們號稱要當華人界的葛萊美獎,卻自己先設限了

 

我們的主辦單位新聞局能說什麼呢?小八曾去新聞局參加了四次金曲獎的檢討會,每年聽到的大概不離這樣的開場白:「大家好,我是%$#,今年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會議,甚麼都不懂,請大家多多指教.. 。」這種就是菜鳥。還有這一種:「我是&*$,我參加金曲獎的檢討會已經不曉得是第幾次了,基本上金曲獎的原型是我建議的。」遇到這種老到不行的老前輩,連常常更新的新聞局官員都要禮敬三分。

 

漸漸的,小八不算年輕不算菜了。於是每年參加金曲獎的檢討會,感覺越來越像是鬼打牆大會。而小八也漸漸的從忿忿不平轉而以詼諧的心態看著長輩們跟新聞局的新長官們,年年上演「萬事和為貴」的戲碼。難怪周杰倫、王力宏等大咖不想參加金曲獎,因為比起毫無創新又一堆外籍兵團表演的金曲獎,全部啟用台灣演員的金曲獎檢討會,真的比金曲獎頒獎典禮要精彩太多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喬伊的幸福花園***

喬伊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